主页 > 香港正香港正版挂牌 >

陕西短篇王冯积岐:好作家都有一个背靠点故乡

更新时间:2019-08-24

  他被称为陕西的“短篇之王”,其作品《村子》广受赞誉,“是陕西长篇小说一个很重要的收获”……他就是著名作家、原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冯积岐。

  没有背景,根植于农村的他,将广袤的黄土地当做自己文学创作土壤,始终怀揣着对文学的执着热爱和美好憧憬,笔耕不辍,一路走来,把人生演绎成了梦想成真的奇迹。已成为专业作家、陕西省作协副主席的冯积岐,出版长篇小说8部,中短篇小说250篇,散文集5部,并收获了“陕西短篇王”的美誉。

  冯积岐的小说中,大多故事都发生在一个叫凤山县松陵村的地方,故事的主人公也多是从松陵村走出来的“文化人”或“地主娃”。这个松陵村虽然是“小说意义上的空间”,是虚构的,但却渗透了不少家乡的影子,村口那棵高大无比的白皮松,松涛阵阵的轰鸣,无不来自于冯积岐记忆深处故乡的模样,他的故乡是岐山县北郭乡陵头村。

  生活在农村的冯积岐从小就非常喜欢读书,“那时候的农村,连饭都吃不饱,哪有钱买书啊!”冯积岐说,但凡是有书,晚上他经常点着煤油灯读书到深夜。回家务农后,在繁重的农活之余,读一本好书是冯积岐最奢侈的享受。为了看书,他经常省吃俭用,走几十公里路,只为能去县城买一本书。大量的阅读,让他有了扎实的文学功底,对困境生活的深刻感受,让一种创作冲动从冯积岐心里喷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第一篇小说写好之后,不知道怎么弄,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投稿,后来有一个朋友说,陕西有一个《延河》杂志,可以投到那去。”冯积岐为记者娓娓讲述了他的处女作故事。

  1982年秋,正在地里掰包谷的冯积岐,遇到了下乡组稿的《延河》编辑徐岳,冯积岐羞赧地拿出了自己的三篇短篇小说,徐岳惊讶于这个农村青年的才气,选了一篇最有代表性的《捞桶》,1983年5月,这篇改名为《续绳》的小说刊发在《延河》杂志上。这就是冯积岐的第一篇小说,描述了改革开放以后,人和人之间关系的变化,情感的变化。

  《续绳》的发表给了冯积岐极大鼓励,他对写作更勤奋了。在被招到当时的北郭乡广播站时,他白天忙工作,晚上熬夜创作,经常会写到忘我境界,忘了吃饭,忘了时间,直到实在写不动才停笔。

  就像冯积岐对记者说的那样,对于文学,他的喜爱好像是天生的,骨子里、血液里的喜欢,生命本体的喜欢。

  凭借处女作的发表,冯积岐的文学才华被更多人知道认可。1984年冯积岐被调到乡政府做通讯报道工作,后来又当上了乡政府广播站的站长,处女作发表后,冯积岐经历了一个困顿期,一封封投稿信石沉大海。直到《舅舅外甥》《曾经失明过的唢呐王三》的发表,冯积岐的名字才再一次引起诸多关注。1988年,他被省作协特招为《延河》编辑,冯积岐也是我省作家中唯一一位,以农民身份直接进入省作协的。

  到省作协后,创作的环境明显好转,但走出农村,融入城市生活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八年时间内,冯积岐只是临时工身份,享受不到体制内的一些待遇。那时候《延河》杂志社的徐岳主编正在筹办一份叫做《中外纪实文学》的杂志,因为《中外纪实文学》杂志是一份内刊,没有编制,没有经费,没有办公场所,连一把剪刀的开支也无报销之处。到了省作协以后,“我最大的难题就是,晚上没有地方睡觉,白天没有地方吃饭。”

  多重身份,身兼数职。一边在西北大学作家班读书,一边在《延河》杂志社干临时工,岐山老家还有六亩半责任田和一头牛。在城市是孤身一人,妻子家人都在农村,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要还承担养家糊口的重任,常年奔波于省城和岐山,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冯积岐仍然坚持创作,每年都有不少作品刊发在全国各大文学刊物上。

  那是1989年的6月10日,他刚参加完西北大学作家班的考试,已经是晚上7点左右了,家里正忙着夏收需要劳力,他匆忙赶到火车站买票,只买到了10点多的站票,到老家的火车站已是凌晨时分。过来一个摩的,要15块钱才肯拉他,那时候15块钱很贵的。摩的还没到岐山县城,就电闪雷鸣,司机退了一点钱不愿去了。剩下的7里路他只好向家里跑去。跑到打麦场上,妻子一见他,眼泪哗啦全下来,一个女人还带着小孩,那些农活干不动多少,他也尽是自责……

  冯积岐把这那艰难的岁月写成一篇散文《我在作协干临时工的那七年》,其中的艰辛、挣扎、坚守感动过无数的读者,也给很多读者不向命运低头的勇气。更可贵的是,无论生活多么的艰辛,他从未停止过对文学的追求。

  “在陕西作家里面,我是在农村待的时间最长的一位,” 冯积岐总结说:“我在生产大队当了5年干部,在乡镇府当了5年干部,然后又在凤翔县挂职当了3年县委副书记。著名诗人、评论家邵燕祥老师说,我有农村体验的‘童子功’。”

  正因为冯积岐对农村生活有着切身的体会,所以他的作品沾满了炊烟的香气,沁着泥土的原味,散发着浓厚的乡情气息。

  说起冯积岐的文学创作,不得不说他的《村子》这部长篇小说。2007年《村子》出版,获得好评,收获柳青文学奖!这是他的第三部长篇,也是冯积岐创作的重要收获。小说写了一个叫做松陵村的村子二十年里的社会变迁、心灵变迁,对变革中的中国乡村进行了一次全景式的艺术扫描。小说以独特的视角向读者展现了乡土中国在走向现代的过程中所经历的精神磨难和困境。

  长篇小说《沉默的季节》《敲门》《大树底下》《沉默的年代》《遍地风流》《逃离》《两个冬天,两个女人》《大树底下》……;文集《将人生诉说给自己听》《人的证明》《小说三十篇》《我的农民父亲和母亲》《没有留住的》《刀子》《挂职日记》 等等,在书房里,冯积岐向记者展示了他的作品,从1983年至今,他已刊发中短篇二百多篇(部),长篇十二部,还有大量的散文、随笔,近千万字。他的作品不是电脑上敲出来的,是一个字一个字在稿纸上写出来的。

  现在已是花甲之年的冯积岐给自己的任务是,一天至少5000字的写作目标。无论如何,他是不能不完成自己定下的任务的。他经常慨叹,自己是从农民奋斗出来的作家,如果没有对文学的热爱,没有牺牲一切的坚持与执著,他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既然文学是他的生命,他整天就生活在文学中,好像不读书不写作不思考,他就会窒息、血液就不流动了一样。只有在写作状态中,他才是思维活跃,充满睿智和激情高涨的。

  几十年的创作,冯积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美学观。在陕西文坛,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作家,如贾平凹说:“冯积岐是我省一个重要的优秀作家,因为他的创作在新世纪以来,不但没有衰落,反而很坚挺。冯积岐人有厚德,生活有厚积。他在陕西作家里,是吸收现代小说成分较多的一位,而他又是极传统写作的一位,他的生存状况和经验以及走上文学之路受到的教育,都是传统性的,可以说是形成了自己固有的一套写法的作家。”

  提起故乡,冯积岐说,故乡是他创作的“背靠点”,是创作的源泉,也是精神的支柱。他所塑造的人,都带着故乡文化的烙印,带着西府文明的烙印,带着宝鸡文明的烙印。

  故乡的文脉已经渗入他的血脉中,当他回答记者关于“宝鸡文坛如何发展”的问题时,他的建议,仍然氤氲着浓浓的乡情。

  他说:“建议可以建立个宝鸡文库,把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宝鸡作家们的优秀作品汇集精选到一块。由相关文化部门作成文化礼品,作为宝鸡贵重的东西,给外地客人推介、赠送。”

  “再一个,能不能把宝鸡这些作家组织一下,特别是宝鸡在全国有影响的作家,组织他们多回故乡看看,到企业、到农村各地去采风、采访,宣传咱宝鸡文化、宝鸡发展成果……”

  在西安生活几十年,他依然一口地道的西府腔,他始终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农村人,仍然保留着农村人的朴实、善良。多年来,他觉得城市就是一个大村子,依旧保持着农民的生活习惯。

  冯积岐说,创作来源于生活,作家应该在自家的土地上掘金,我觉得一个好的作家,必须要有一个背靠点,这个背靠点靠实的地方,就是故乡,而故乡更是我离不开的创作源泉。”

  冯积岐,1953年生于岐山县北郭乡陵头村,原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创作组组长。曾获柳青文学奖,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在《人民文学》 《当代》 《北京文学》 《上海文学》等数十种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 250篇(部),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 《小说月报》 《中华文学选刊》 《小说精选》等选载并获奖。出版长篇小说《沉默的季节》《逃离》《村子》《遍地温柔》等12部,并出版8卷本长篇小说文集,作品曾多次获奖。123香港马会开奖直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